SuiYix

日光曾到过这里。

这就够了,这里会是长久的黑夜。

新年快乐

到2016年最后一天,他还在我身边。我提出同他一起回忆这一年对方做过的最让人感动的事。
他隔着墨镜片儿看着我,表情看上去有点愣,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提出这么少女心的问题。
大事已成一切结束后,我大有一种“此生得见君临天下,微臣已可垂垂老矣”之感,喜欢像常人一样回忆过去祈愿来年了。又转念一想,他比我大了好几轮,倒一直没什么老人特有的重视传统或者老旧观念。就这一点来说,他这个几百岁的人比我更像青年人。
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,目光在他脸左右四处转悠,含糊的说:“如果你没什么印象也可以不说。”他立马笑了笑,我能从他墨镜边框没遮住的那一点点地方看到细长的笑纹,这是我能看到的为数不多的时间在他身上留下的的痕迹。他说:“这倒不是。但你得给我时间想想。”
电视上放着跨年晚会,他沉吟了一下,想得挺认真的样子。我将视线从他脸上收回,转向独自聒噪的电视,假装对节目颇有兴趣,又假装对刚才问题的漫不经心,可我心里忍不住回忆起过去那一年,他做了什么最让我感动。
一下子从我脑海闪过了许多画面,都是些平平静静温温和和的日常生活,比如他种的葡萄藤,比如他用二胡拉的生日歌,比如他在青椒摊前讨价还价……他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,有些像和老一辈同住而有的爱好和习惯,不像胖子那样一瞧就“气度不凡”,也不像小哥那样少点人气。
这个人十几年前是道上的传奇,我和那些小喽啰没两样。之后他主动来找我,成为计划重要的一部分。他没什么理由要帮我,可他确实在沙漠里走了一百四十多小时替我带出情报,他确实为此计划折腾掉半条命。现在他依旧是传奇,并且就坐在我的身边。
思路千回百转,从我初次在格尔木疗养院见到他一直想到刚才他笑出的浅纹。以前我也这么仔细琢磨过他这个人,是为了试探他帮我的目的。现在我也没想通这个问题,大约他有他办事的原则,并恪守着,旁人是捉摸不透的。
那他做过最让我感动的事,是什么呢?
又想了片刻,愣是没能从一堆回忆中揪出一个独特无比的。我转头看他,他靠在沙发靠背上,双手环着胸,电视屏幕的光亮在他的墨镜上时暗时明。起初我以为他还在想,就盯着他看了半晌,结果他不为所动,我一愣,觉得不对劲,也将身子往后靠到沙发背上,从他身侧窥探他墨镜下的神情。眼线细细长长,纹尾扬到太阳穴边,睫毛温和的覆在下眼皮上,一派现世安稳的表情,睡的香着呢。
我短促地哼笑一声,伸手就要摘下他的墨镜。刚摘了一半,镜脚末端犹搭在耳朵上的时候,他突然一伸手按住了我的手,我一惊,差点捏着他的墨镜跳起来后退两步。好在他握着我的手握得极稳,定住我半起不起的姿势。
我松下力气,屁股坐回沙发上,看着他半眯起眼睛,睫毛密的几乎替眼皮睁开的缝遮住眼球,心里啧啧两声,嘴上佯怒地说:“你说让你好好想想,结果你就这么睡着了?”
他就着我的手把墨镜推回他鼻梁上,我只得顺势替他架架好,再把手放下,在他腿上轻轻拧一把。他说:“也没那么复杂,我前面就想好了,但看你想的那么投入,我没好意思打扰你,就自己看看电视。结果一不小心就睡着了。”
最后一句话他说的轻得和一句嘟囔没什么差别,我心软了下,缓了缓语气,问:“那你想好的是什么事儿啊?”
他把右手轻覆在心口上,左手不动声色地搭在我肩上,隐隐形成一个按压的动作,嘴角上扬成一个真诚的微笑。他说:“那天我俩去喝酒,你非要我上树,结果我趴着树枝上睡着了,而你没有用手机拍我,也没有发到我朋友圈,我真的很感动......”
我闻言就要发作,伸手要去掐他,奈何被他十分有先见之明地按住,只好一提脚照着他脚背狠狠踩下去。他倒吸一口冷气,从唇齿间发出轻微的嘶气儿声。他一边嘶嘶作响,一边小声辩解:“真的,我第二天醒过来查了查自己的朋友圈,发现你居然人性未泯,别提多感动了。”
我瞪起眼睛,却又觉得好笑,掩不住蔓延到眉梢眼角的笑意。他问:“那你呢?”我嘁了一声道:“你这一年在我这儿蹭吃蹭喝蹭住,哪儿做过什么让人感动的事情。”顿了顿,声音提高了一些,“你甚至连给我买礼物都用的我的钱!”
他轻轻笑了声,说:“在你不知道这个礼物是用你的钱买的之前,你可是非常喜欢的,当时感动得差点就以身相许了。”
我装没听到。
电视里主持人欢天喜地地开始倒数:“十、九......”
我伸手去勾他的脖子,他本能地一躲,被我一掌拍回来,乖乖任我勾住。
“......三、二、一!新年快乐!”
我勾着他用力将他靠向我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像小孩子一样在他耳边大声说:“新年快乐!”
他被我喊的一缩,连表情都皱了一下,接着很夸张的像聋子一样指着自己耳朵,大声说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!”
我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,他哈哈笑起来。

“我说啊,谢谢你这一年陪我,我很感动。”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