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iYix

日光曾到过这里。

这就够了,这里会是长久的黑夜。


我在湖边住了大半辈子,从来不知道湖心的亭子有人住着。因为那根本通不到外面,除非那人天天游进游出。可我非常确定,那天绝对有一个人影在湖心的亭子里。
湖边住的人家除了我还有一对老夫妻和三兄弟,老夫妻是年轻时曾到此地避过难,现在年事已高,回到这里度过他们最后的生命。三兄弟是三个哑巴,我曾问过他们的经历,他们笑笑,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,我识趣的不追问。而我告诉他们,我是因为喜欢这片湖的莲花,开花时节简直太漂亮了。其他季节,我就盼着开花,安安稳稳过活。
我问过他们,有没有在湖心的亭子见到过什么人。
老夫妻说,小姑娘,你的眼睛还不如我们啦,怎么可能有人呢?哈哈。
三兄弟一致摇头,含笑看看湖心亭又看看我,做了个无奈的手势。我懂他们的意思:你在异想天开什么呢。
我在心底叹了口气,我想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
我撑了一只小船到湖心亭,途中顺手摘了一朵开得含蓄的莲花放在船尾。正是下午两点,烈日似火,我用船上的一块破布擦干净亭子栏杆上的灰,躲在亭子里乘凉。船尾的那朵花,离了水,在高温的烘烤下,蜷成一团,花瓣尖微微发黄。我心里可怜它被我采下,才落得这样的命运,就起身欲将它捡起,丢入河里也好过这样。
我伸手去够那只莲花,突然一只手从水里伸上来攀住船沿,另一只手从我手边掠过,带起水花溅在我手臂上,轻轻拿起莲花。我顺着这只手看去,一个女孩子攀在船边,她轻轻一推船,把自己往亭子的方向推,又攀着亭子边向上一撑,从水里跃出来。
她穿着样式很旧的吊带裙,湿漉漉的贴在她身上。我此行是来找她的,但当她以这样奇特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,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她好像并不在意刚才从我手前抢下的那朵花,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,眼里的欣喜就要漫出来将我淹没,她在掩饰,但做的一点也不好。我有一点害怕,她的眼神太热烈,太露骨,好像我是她的心上人,又好像我是许仙,她是那极痴情的白娘子。
我在心底响亮的呻吟一声,对自己莽撞前来的行为后悔万分。
这该死的阴阳眼!

我在十三岁以前并不住在湖边,而是与母亲住在城市里。十三岁那一年,流感爆发,人心惶惶,病死的人多如牛毛。母亲先前一直很健康,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身体就虚弱下来,最后病倒在床。医生说,这症状是患流感所致,但我却看到一个脸色青白、两颊凹陷的老奶奶,蹲在母亲床头,浑浊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母亲,母亲却毫无察觉的样子,半睁着眼睛盯着医院的天花板。
妈——
妈——
妈——
我叫了好几声,她眼睛依旧半睁,但毫无反应。我再转头去看老奶奶,她却不见了!我四处环顾,惊悚的发现,还有许多人的床头,有一个脸色发青的人蹲着,注视着病床上的人。
这太可怕了!我在心里尖叫着,母亲床头的仪器也尖叫着,心里又慌乱又痛苦,可脑子却一片清明。我的大脑,清清楚楚的警告我,我应该离开这里,我能看到的东西,是鬼啊,是鬼啊!我不能让别人知道,也不能让那些鬼察觉,我只能走远,逃远,躲远。
后来我偶然发现这片湖,这里没有人也没有鬼,只有一池莲花。开花时节,红白清浅却偏偏生于翠色之间,没有人怜,但他们就是开放着,像在等什么人似的。

眼前这个女孩子,虽然吊带裙真真切切是湿的,水滴下来在她脚边形成小水洼,可她的身体上却不沾一点水,长发从水中出来,干干净净,丝毫不乱不湿。太阳照射在她身上,地上却没有任何东西挨着我的影子。
躲了那么多年的东西,最后竟然是我主动找上了它们。
我牵着僵硬的面部肌肉,挤出一个笑。小姐姐,我误入此地,并无冒犯之意,可否放我……
话没说完,她急切倾身向前,我吓了一跳,慌乱的退一步,她便赶紧向后一些,看上去比我更手足无措。你不要怕,不要怕…我…我等了你二十六年,我有事要让你知道……你相信我,我,我知道你的名字的,我没有恶意的。
我想起方才她眼神之恳切之热烈,心跳猛地加速,呼吸急促起来,就像看小说看到高潮部分的那种紧张感,我直觉她要告诉我的事,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,有什么深藏着的东西,要揭开了。
这种感觉与十三岁那一年类似,又更加剧烈。她会告诉我一个什么样的故事?莫非我是她前世的恋人?那又为何她魂魄逗留于此?我究竟……

故事发生的时期比我想象的更早,那是秦王朝统治的时期了。
传说有一个女子,生于莲花丛间,人们都说她是莲花仙子,是仙女。当朝皇帝听了传闻,一直寻找传说中的仙女,终于在一处偏远湖边,寻得这位女子。他请宫廷御厨做最好吃的点心,请最好的琴师为她弹琴,命最优的戏子唱戏予她,只求见她一面。日复一日皆如此,女子动了心,从莲花间走出。
女子将真心交付于皇帝,皇帝却渐渐没了当初的兴致。天下美人多如细雨,怎么可能差她一个,起初不过是被仙女之名勾了好奇罢了。
女子虽倾心于皇帝,但不肯离开这片莲花池,皇帝也不勉强,只派了两个不过十多岁的丫头服侍她。不久之后,其中一个丫头得了顽疾去世,只剩一个人陪着女子。
这样过了近十年,两人怕是早就被皇帝忘记,她们却乐得自在。女子天真的倾心早就消磨殆尽,而她本就在莲花池独自生活十几年,自然不觉得寂寞。
第十年,外族入侵中原,定会路经这片湖。小丫头得知这个消息,想与女子一起离开这里。女子告诉她,她本是莲花丛中生,离了莲花活不了。彼时,外族的杀戮已近,女子拜托她,一定要活下去,以后记得来这片湖,看看莲花开得可还好。
我这一池莲花就交由你照顾了,小丫头。女子边笑边推搡她。现在,快走吧。
第二年战乱平定,小丫头来到莲花池。以前从未觉得一池粉白清浅生于翠色间的不易,现在却觉花色黯淡极了。
女子不见了。

之后,小丫头都住在原先住的湖心亭。不到三年,郁结成疾,便病死了。

死后第十三年,一个平凡妇女带着一个小姑娘误入莲花池,小姑娘看到莲花间有一女子,扯着娘亲的衣袖指着那女子,可妇女什么都没看见,以为是女儿淘气。小姑娘不服气,跑到女子面前,却发现女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,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姐姐你别哭呀,别哭呀!
小…小丫头……

这个故事,女子已经讲了几千年了。

我看着眼前的吊带裙女孩,她说,这条吊带裙是上一世的我买给她的。
我还在回味刚才听到的故事。这太过玄幻,我不敢相信。可没等我开口,什么东西就从我眼里滑落。我不愿意称它们为眼泪,可我又能叫它们什么呢?
我叫它记忆的碎片,小丫头。

评论